Wavewind 浪逐風

Chapter 8

瓦古穹蒼紀 8 「礦場挽留江同壁,大隻廣激戰梁華」

一八五八年加拿大菲沙河流發現黃金後,吸引世界各地尋找財富的人士流入,掀起了淘金熱潮。三、四年過後,在菲沙河谷出產的黃金量數大大下降,探礦和淘金人士都紛紛離開那兒往東或向北進發,繼續尋找那些亮閃閃的黃金。 

江同壁和張復現在身處加拿大雲高華島西岸的一個淘金工場之中。

他們二人在地牢大約等了一兩個時辰,那個肥胖的中國人吃過午飯,珊珊來到監牢。他用鑰匙打開地牢,抬了張椅子,坐在椅上,對江同壁及張復說:「我叫梁正,這裹人人都稱呼我梁大哥,我是這裏的監工。」

他接著向江同壁問道:「你叫江同壁,對嗎?小兄弟,如果你那船沒有沉沒的話,可能也是把你送你來這裏做工。我說辛苦從中國老遠來到加拿大,為的無非是發大財,回家鄉光宗耀祖!最近我們有些工人無故失蹤,現下正急需淘金工人,你考慮留在這裏做事吧! 」

梁正睜大雙眼向江同壁說:「我保證你一年之內可以發大財,回鄉下建屋娶老婆!你說有什麼事可比得上淘金般容易發達?淘金可是大部份中國人夢寐以求的工作!哈哈 !」

江同壁對梁正這種滿身銅臭,唯利是圖的人特別反感。

江同壁問:「我想問你一件事。這裏有一個人叫江有為嗎?」

梁正回答:「 沒有!沒聽過!」

江同壁繼續問:「那麼有沒有一個人叫方迎春?」

梁正有點不耐煩說:「也沒有聽過。小兄弟你是來這裏發財還是尋人? 我告訴你一個天大秘密,你不要告訴別人!我們剛發現一個新的金鑛!我們只欠工人,找到的金我們和你七三分帳,如何?」

江同壁問:「如果這麼容易發財的話,為什麼剛才我看到這裏的工人個個衣衫襤褸,臉帶愁容,瘦骨嶙峋?」

梁正面上尷尬,答:「這個。。。他們也是剛到步,只是還沒有發達!」

江同壁冷笑,說: 「 是嗎?」

梁正發爛渣,說:  「 小兄弟我騙你幹什麼?」

梁正再拍拍心口,繼續說:「你和你的弟弟留在這裏工作是一條發財的出路,信我!我梁正十二歲時已懂得做生意,撈得第一桶金。二十歲時我已經有人們一世人都找不到的財富。說你也不信,我在國內有四個老婆,三間屋子,兩塊田!」

江同壁對這個人的發跡吏完全沒有興趣,回應說:「那麼你為什麼還留在這裏?還不快回國享福,陪你的老婆姨太太們?」

梁正一時語塞,依依哦哦,說:「這個。。。這叫做發財立品,我留在這裏幫助大家,正所謂有財大家一起發!」

江同壁心裏想:「 誰會信這種蠢話?」

江同壁向梁正說:「留我們在這裏工作也可以,但有兩個條件!第一,你要幫我尋找江有為和方形春這兩個人,第二,我和我的弟弟可以隨時離開這裏。你答應我這兩個條件我們便留在這裏。」

江同壁心想:「這裏人生路不熟,在這工作至少可以暫時安頓,有瓦遮頭及三餐溫飽,也可同時打聽爸爸江有為及哥老會仇人方迎春的消息。」

梁正心裏想:「哼!這小子居然跟我講條件,當我梁正是什麼新鮮蘿蔔皮!哈,現在什麼我也會答應你,到時我矢口否認,你又奈我如何? 

現在最打緊的是要多些工人,掘多些金來交數!」

梁正口裏說:「沒問題!沒問題!這裏有兩張合同,你們在這裏打個手印吧!」

江同壁望望張復,張復點點頭。

江同壁便說:「好吧。」他們便在那合同上打了一個手印。

他們之後便被帶到一個大帳篷裏,那裏便是工人們的住所。帳篷內環境十分差劣,工人席地而睡,挖掘工具私人東西四處擺放。江同壁和張復這天走了很多路,儘管環境很差,他們倒頭便睡著了。

第二天,監工派了工作給他們,要他們拿著鋤頭,到東南面一個礦場的河道,將所有石頭鋤開及移走。

那裏的大石頭比人還要高,比馬車還要大,真不知要花多少氣力及時間才可以移走一塊。

有幾個工人正在工作,一名年輕工人走近。

這人眼細細,面長長,身型高瘦,但頭已全光,一臉老氣橫秋。

他向江同壁問:「 新來的?」

江同壁答他:「 對,第一天。」

那人問:「咦,聽你的口音,大家也是廣東人?」

江同壁答:「對!廣東南海。」

那人說:「我是廣州人!」

於是他們說起廣東話, 江同壁感覺分外親切。

那人說:「我的名字叫陳廣源,是這裏很有經驗的工人。你們要鑿開石頭嗎?初來這裏,盡是做這些吃力而沒有好處的東西。遲些時間,你們便可以開始淘金!」

江同壁問: 「這裏真的有金嗎?」

陳廣源說:「有,不過已經不多了。在這裏掏金全憑運氣,你們新來這裏有什麼事也可請教我。」

陳廣源對江同壁和張復說了很多淘金要注意的東西, 例如: 哪裏的土壤較鬆, 哪裏的水流會較急等等。

休息時,陳廣源問:「你們可聽過「東戰龍,西擊鳳 」嗎? 我在國內時就是跟戰龍葉雄英學武的,我可是他的入室大弟子。」

江同壁和將復互相對望了一眼,張復搖搖頭,似是說完全不認識這人。

或許他比張復早入門,所以張復沒有見過陳廣源。

江同壁試探陳廣源,問:「葉雄英,我聽說過!他是怎麼模樣的?」

陳廣源自豪的說:「葉雄英功夫十分了得,身手靈活 ,但身材不高,比我矮上一截。」

江同壁見過葉雄英,身高七呎,比陳廣源還要高上半個頭。

江同壁心想:「他大概不認識葉紅應,只是在作大而已!」

江同壁也不拆穿陳廣源的大話,陳廣源繼續說:「我是一個武痴,在武術的研究已經有十多年!形意拳、洪拳、詠春、太極掌法等武術拳腳功夫,我無一不曉!」

陳廣源忽然興之所至,就在旁邊練起拳來,看他的拳風颯颯有聲, 甚是厲害!

他說:「硬橋硬馬真功夫!看到嗎?小兄弟,上次我在河邊遇到棕熊,它三拳兩腳便比我打走了,哈哈!」

江同壁心想:「這人越說越興奮,越說越誇張 ,我和復兒還是避之則吉。」

江同壁向張復打打眼色,想要行開。正在此時,有三人從遠處走近,帶頭的是一個高大,略有點胖二十來歲的青年人。

帶頭人對江同壁叫嚷:「 新來的過來!」

江同壁聽他的語氣不善,把頭轉過,故意不去理睬他。

帶頭人繼續叫囂:「我叫你過來!」

江同壁低聲地問陳廣源:「這些是什麼人?」

陳廣源指指那人,答:「帶頭那人叫梁華,是監工梁正的弟弟。他們兩兄弟在這裏是臭名遠播的。其餘兩人是他的手下,周圍作威作福。」

江同壁說:「怪不得這人和梁華一樣的豬樣!」

梁華大聲吩咐兩名手下:把他們帶過來!」

那兩個手下匆匆忙忙來到江同壁和張復的身邊,把他們半拉半扯的拉到梁華跟前。

陳廣源說:「梁華,有事慢慢說,不要胡亂動粗!」

梁華不耐煩的說:「大隻廣,快走開這裏沒有你的事!」

大隻廣是陳廣源的花名,江同壁聽後會心微笑,心想:「這花名倒貼切。」

梁華向江同碧說道:「新來的!我們是來收人頭稅,開採稅和管理費!」

大隻廣說:「他們兩兄弟初來報到,怎麼有錢給你?」

江同壁攤開雙手,答:「對,我們沒有錢!」

梁華單起一眼,說:「沒錢不打緊,在這裏簽下欠條便可!」

梁華從袋裏,拿出兩張欠條。欠條上寫上一年人頭稅一百大元,開採說稅五十大元,管理費二十元,共一百七十大元。

大隻廣看了,說:「梁華!你這是獅子開大口,上年只是一百元正!」

梁華討厭陳廣源在這裏插嘴,說:「大隻廣,你少在這裏撒嘢,快死開!」

這一百七十大元,很多淘金工人要工作七、八個月才可賺到。

大隻廣說:「我看這兩兄弟蠻可憐的,就一百二十元一個算了吧!」

梁華極不耐煩,道:「收聲吧大隻廣!一毛也不能 少!新來的! 你簽還是不簽?」

江同壁堅決的說:「不簽!」

梁華抽起衫袖,說:「你倒口硬,不給你們一些教訓,你們也不清楚這裏誰是話事人!也休怪我們不手下留情!」

陳廣源站在中間,推開梁華的手下,說:「給我面子,今天就算了吧!」

梁華冷笑,說:「大隻講,給你面子?你腦子壞了!?甚麼我要給你面子?真好笑!快走開!」

陳廣源大聲地說:「見到不公的事,我就是要發聲!」

剛才江同壁聽到陳廣源自吹自擂時有點心生厭,不過現在他竟為自己出頭,頓生好感。

梁華指一指陳廣源,說:「禿頭佬走開吧!」

陳廣源面色一沉,道:「你說什麼?」

梁華笑著說:「我說你的頭光得像鏡!哈哈!」

陳廣源勃然大怒,他生平最憎人取笑他的光頭。

陳廣源遂脫去上衣,擺出了功夫戰鬥的駕式。

梁華對他的手下說:「哈哈!兄弟上!教訓他們!」

陳廣源拍拍光同迫的肩膊,說:「江小兄弟,你和弟弟站在一旁, 讓我來!」

梁華和兩個手下只是翹起雙手哈哈的大笑,道:「有種的放馬過來!」

陳廣源使出了形意拳的五行炮拳,對準梁華,快速地連打出三下崩拳!

梁華輕輕側身,陳廣源三拳便都落空了。

陳廣源撲了個空,站穩馬步轉身再揮兩下上崩拳,梁華輕易躲過一拳,再用左手格開了另一拳。

梁華從容的道:「哈哈,怎麼樣?大隻講沒力了?」

陳廣源使的拳有形無實,速度和力量都有所不及。

梁華指一指他的手下,說:「我們一起上!」

梁華三人圍毆大隻廣,拳來腳往,這種爛仔打交根本不講求拳法, 只求兇狠及人多取勝。

陳廣源被打得倒地,雙手抱著自己的頭,只能哼哼的悶叫。

張復想衝上前,江同壁拍拍張復,說「我正在想辦法!」他知道張復也幫不了手。江同壁忙著四處張望,像是在找一些東西。

梁華突然停手,說:「停手!不要打死他!」

手下拍拍手上的塵,說:「知我們的厲害!」

陳廣源全身發抖, 只能慢慢的爬起來。

陳廣源慢慢地道:「我們還沒打完,繼續!」

陳廣源吐一吐口中的血,說:「挨打是功夫的入門課,我的耐力和毅力可說是全世界第一!來吧!再來打!」

梁華不客氣的說:「好吧! 再打!」

梁華三人上前揮拳再打,陳廣源可是完全沒有還手之力。

未幾,陳廣源再次倒下。

梁華三人已經停手,覺得再打下去沒有意思。

不料,陳廣源竟然再次慢慢站起來!

陳廣源氣若遊絲,道:「來來,我還能打!」

梁華三人呆了,有點不知所措。

陳廣源眼光凌厲,盯著梁華三人說:「怎麼樣?來吧!」

陳廣源擺好了功夫五行炮拳的駕式,大聲疾呼:「 快來吧!!!」

梁華三人被陳廣源的氣勢嚇到,有點不知所措。

忽然間,一個黑影在梁華三人身邊閃過,在他們手背、腳腿、背脊上分別拍了一下。

這黑影不是別人,正是江同壁!

江同壁身材矮小,動作靈敏,手腳快捷!

說時遲,那時快,江同壁拍了他們後,便把放在身邊的一個小箱子慢慢打開。

傾刻之間,箱子打開,裏面的一隻小東西閃電般飛躍出來!

究竟那是什麼東西?請看下回分解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