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vewind 浪逐風

Chapter 5

第五章  「波濤洶湧殺人浪,英雄遇險葬大海」


船身像撞到什麼似的,突然傾側,使到船上的人無不嘩然,大家不知所措。

「是鬼浪!」船上的船員叫道。

一個二百呎高鋪天蓋地的大浪正在遠處湧過來!

所有人都被這巨型大浪嚇傻了,有些人甚至嚇得身體不由自主,呆呆地站著大小便失禁。

在這巨浪之前,亦包含了很多小風浪,全部一起向船這邊直衝過來。

從中國到加拿大雲高華的船程上實是滿佈危險,當有些波浪及風向都朝向強大的洋流時,會抬高水面;在某種特定條件下,波浪會變得極不穩定,並從鄰近的波浪中吸收能量,進而形成「殺人浪」。這時他們竟然遇上海上最凶險的陒浪或稱鬼浪。這種陒浪偶然在海上無聲無息的突然出現,最高可達一,二百尺,把途經的船隻吞噬。世界各地的沉船事件時有所聞。每月都至少有一艘海輪神秘沉沒並造成至少數十人死亡。

「救命! 救命!大家抓緊!」有人叫道。

船身開始不停地大幅搖晃,浪把船拋高拋低,海水不斷湧入,不少甲板上的貨物都被沖走。

眾人拼命抓緊船上固定的東西, 某一、兩個人手一鬆,便瞬間被浪沖走不知所蹤。

未幾,浪似乎定了點, 船艙鐵閘的鎖頭被完全沖爛了,船艙裏的人不斷爬出去甲板上逃生, 一時間十分混亂。

葉雄英勉力走到龔炅的跟前, 從腰間拿起了匕首。

江同壁在想:「葉雄英想把他殺了嗎? 免除後患,這也算是情理之內。」

一刀揮下,葉雄英把綑著龔炅的繩索切斷。

江同壁問:「葉哥哥,你放了他,不怕放虎歸山?」

葉雄英對自巳的武功十分自負:「以他的武功再練過十年八載也不會是我的對手!」


接著對龔炅說:「我不願在此殺了你,你這就快逃命去吧!」

「好,你走著瞧,我們後會有期!」話畢龔炅拾起地上的「龍爪鳳骨」, 竟然轉身便跳入大海。


葉雄英橫視四周,道:「我們想想辦法逃生!」

船身開始大量入水,船員們紛紛棄船逃走。

這些豬仔船設備簡陋,根本沒有設備足夠求生工具。船員互相打鬥,爭先搶奪僅餘的救生浮泡,跳到海上去。

正當大家也不知所措的時候,無名前輩向遠方凝望, 輕描淡寫的道:「看看那邊!」

「什麼?我什麼也看不見。。。」江同壁道。

無名前輩:「那邊。」

江同壁著急:「什麼?大哥,你快說那邊是什麼!」

葉雄英說:「是岸!無名前輩眼力好,那邊有雀鳥,表示岸邊快到!」

「 我們快快找能浮的東西,然後抱著游過去!」江同壁說。

葉雄英:「沒有辦法,我們快把船身的甲板劈下當作求生的工具。」


葉雄英在船身上用硬力把木板劈下,向無名前輩說:「前輩,劣徒和江弟功夫稍遜,你我用內力把他們打向岸那邊,好讓他們可以求生。」

葉雄英已把兩塊木板遞給他和張復。

經過風浪不斷衝打,船上的主帆桿已經搖搖欲墜, 船身此刻向左傾側, 主帆桿陡然間向葉雄英和江同壁塌下!

「小心!」葉雄英把江同壁輕推開 ,自己再想藉反作用力向另一邊躍開。

突然,一暗器從不遠處向葉雄英殺過來, 葉雄英完全沒有防備,反應不及,左肩臂被暗器刺中, 右臂則被塌下的主帆桿壓住不能動彈。


正所謂「明招易擋暗箭難防」, 葉雄英實在始料不及。

「哈 !反賊葉雄英,「龍爪鳳骨」 最厲害的,其實是暗藏這獨門暗器!箭裹含有劇毒,你就命喪於此吧 !」

原來剛才龔炅只是作樣跳進海中,他一身躍下後,馬上用龍爪抓住船邊,並在袋中把一些銀兩拋到海中,令到海裏有東西撞擊之聲, 撲桶一響,使人產生他巳跌進海裏的錯覺。

他一路靜靜悄悄的埋伏在船邊,等候葉雄英鬆懈, 再乘機找偷襲他的機會。

江同壁道:「你這個小人!葉哥哥好心放你,你竟然恩將仇報乘機偷襲,實在太卑鄙無恥!」

龔炅道:「兵不厭詐!勝者為王!你們就乖乖等死吧!」他看到毒箭已插入葉雄英的手臂,料他再沒生還機會,便安然掉進海中逃去,最後聽到他說:「我們後會無期!」

江同壁撲倒葉雄英身邊,心裹難過:「要不是葉哥哥救我, 就不會受此重傷。」

此刻葉雄英的右臂已被帆桿壓得浴血模糊, 左臂皮膚開始發紫,似乎毒已經由血管進入體內。

葉雄英嘗試運功,推開帆桿, 但絲毫沒有效果。

無名前輩見此情況,說:「讓開,看我的!」他也運起十成功力,嘗試拉起帆桿。但帆桿濕水後,實是重一、二百斤, 連他也覺無能為力。

未幾,葉雄英陡然吟道:「生當作人傑,死亦為鬼雄。至今思項羽,不肯過江東。」

他說:「大哥,江弟,麻煩你們照顧我的徒兒張復了。 另外此行我是要到加拿大找方迎春奪回會中的信物,是哥老會的會簿。 希望你們可以幫我完成這任務,事關重大,切勿遺忘!」

江同壁著急,說:「不要說這些,我們快想辦法救你出來!」

那二百呎巨浪越來越近,葉雄英說:「你們快抓著木板,大哥運功助你們逃生,現在不走便再無機會! 」

張復抓著葉雄英的衣衫, 眼睛水汪汪,淚水不停落下。葉雄英身中劇毒,意識已漸漸模糊。

江同壁心生悔惱,想:「我們雖然剛結拜,葉哥哥已奮不顧身救我,現在不能和他一起逃生,實在不知如何是好! 」

無名前輩強自把張復抱起,放到江同壁的身上:「把弟,葉弟的徒弟就拜託你暫時照顧吧! 我和葉弟遲些在岸邊和你會合。 」

江同壁說:「現在拋下大哥和葉哥哥,我實在於心何忍?」

無名前輩道:「你再不走我們四人便要一起葬身海中, 不用擔心,把你們送走後為兄的自有方法營救葉弟。」

此刻船巳半浮半沉,大幅度傾斜,他們拿著木板腳已踏進海水邊。


「抓緊木塊!快抓好!我現在運功。」無名前輩道。

瞬間,無名前輩已運起內力,

無名的掌碰在江同壁的背上,運勁一推,江同壁立刻感到有一股風在背後掀起,在木板上已像箭般從船上向岸的方向滑浪飛了出去。

江同壁覺得身體像羽毛一般的輕,乘著風向前飛。他抱著張復,海面上的風浪很大,一點也不敢放鬆。

江同壁和張復在海上滑行,良久,離船已遠。他看到前面有岸, 心頭大石可以放下。回頭望望, 巨大風浪已遠,見那艘船已被巨浪吞噬, 再不見到影蹤 。他回頭四處尋找,卻看不見葉哥哥及無名大哥的踪影。

木塊的前進之勢終於慢了下來,此處海面較為平靜。 他抱著張復拼命向前游。

他們向著加拿大,一個他們從未到過,亦不知將來會遇到什麼的地方前進。

從這天之後,再沒有人見過葉雄英,後人在加拿大雲高華島立碑:哥老會頭排戰龍葉雄英歿於一八九九年二月十日雲高華島海岸以西。


第一部完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