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vewind 浪逐風

Chapter 4

第四章 「清廷捕快突出現,葉雄英拳戰龔炅」


一個黑影從暗角走出來,開始陰森地「格格格格」的笑, 不其然使人毛骨悚然。

這人慢慢走到燈光下,江同壁覺得他的面容猥瑣, 鼠頭蟑目, 面目猙獰。

那人身形矮小,彎著腰,腳步蹣跚。和葉雄英相比,這人的身高只有大約他的一半。

他跌躂跌躂一步一步的走近葉雄英,皮笑肉不笑,緩緩地說:「哈哈,叛賊葉雄英!別來無恙嗎?」

這人名叫龔炅,年歲大約四十,是清廷京城巡撫的特殊捕快,他的追蹤術在捕快中算一流,專門負責追捕反清之仕的工作,多年前曾在京城圍捕反清志仕而立了功。他耍的是一手大法鷹爪功,源於西藏大法輪王。

「龔兄,京城一遇,怕有多年?跟著我來到這十萬八千里遠的地方,也有勞龔兄了。」葉雄英說。

「你是朝廷的頭號欽犯,追拿你們這些反賊是我們的職責,本捕快不敢迨慢,實傾盡全力,輯捕你歸案,以報國家之恩。」龔炅揖手道。

另一人也從黑影中走到油燈下,江同壁看到他的容貌, 是船主王太文。

王太文說: 「葉兄,你的人頭有多值錢你知道嗎? 當把你的人頭交給朝廷後,我的下半生便不用擔心了!哈哈哈!」

提起金錢,王太文的眼袋總是不停的跳。

江同壁隱約看到其他船員也在暗角處,隨時準備撲出,氣道: 「王太文!你也太不夠義氣了! 說什麼哥老會和清幫守望相助,現在竟然出賣葉哥哥!」

王太文說:「你說說義氣多少錢一斤? 這個年頭有錢便是王,沒錢便發狂! 多說無謂,剛剛那瓶酒我已經下了藥, 現在藥力應該發作,葉兄你應該連站也不穩,快快束手就擒吧!」

龔炅「格格格格」的笑,道:「葉雄英,快乖乖投降吧!」

葉雄英道:「哈哈! 剛才那瓶酒?已經被我一個人喝乾了! 好酒!好酒!」

江同壁暗忖:「那瓶酒有毒?怪不得葉雄英把酒收起獨飲,原來酒裹有異!」

說畢, 江同壁看到葉雄英在身上運氣, 他的身體不斷作出反應,驀地大喝一聲,之後不斷嘔出一些黑色的東西。

葉雄英在運功回氣,道:「我早嗅到酒裏有古怪!區區小毒怎會難到在下!」

葉雄英說:「哼!龔炅,王太文你們也算是漢人嗎?甘心與清韃子為鷹犬!看我今天在這裏把你們收拾!遲些我再回京把所有清狗漢奸一起殺掉!」


「你這反賊,休在此撒野!」龔炅怒道。

龔炅從行囊中,取出了一對武器:「這對是有名的判官筆,左手的稱為龍爪,右手的是鳳骨,這對「龍爪鳳骨」本是和珅的寶物,和珅被抄家後被朝廷沒收。這次我在京城用了不少銀兩,賄賂了不少人,得了這對寳物來對付你, 這就嚐嚐我的厲害吧!」


江同壁說:「什麼「龍爪鳳骨」?我看像是「鳳爪排骨」?真可笑!」

「哈哈。。。江弟說得好! 什麼龍爪鳳骨,鳳爪排骨我通通都不怕,即管上來領教吧!」葉雄英緩緩的站起身,道:「大哥,江弟,失陪一會。」

他轉身走近至龔炅的前面。

張復望了師父一眼,正想在行囊中,取出師父的劍,但葉雄英揮手示意沒有這個需要。

此時船面上燈光極暗,活動地方非常狹窄。葉雄英判斷出,在這樣的空間他很難使出他的劍法,而且容易傷及無辜,赤手對付龔炅是最佳辦法。

無名前輩問:「把弟,需要我出手嗎? 這對龍爪鳳骨確是有點棘手。我閒來沒事做也想動動筋骨!」

一時間無名前輩也揚起了戰意。

葉雄英答:「多謝大哥好意,把弟一人足可應付! 小弟的徒兒和江弟的武功稍遜,麻煩大哥幫忙照顧他們!」

無名前輩說:「好!為兄的就在這裏欣賞把弟的武功!」

龔炅不等葉雄英擺出架式,已經起手開始攻擊:「先下手為強,後下手遭殃!」

葉雄英立刻回避:「來得好!」

龔炅把大法鷹爪功融入這對判官筆,耍得虎虎生威,筆鋒像滔滔不絕之水,往葉雄英攻去。

葉雄英沒有武器,也沒有還擊,只在龔炅的攻勢之下,上身閃動勉強躲過所有攻擊。

張復和江同壁看到葉雄英只有被攻的份兒,有點著急,心想葉雄英處於下鋒,連一個還手的機會也沒有。

船隻此刻亦開始搖晃,似乎海上的大浪不斷,而且越來越強烈。

無名前輩微笑道:「小弟們,很替葉把弟著急嗎?」

他續道:「我看你們放心吧。江湖上的龍爭虎鬥,兩夥大概都會傾盡全力,以最快的時間把對方置於死地。。。但看來葉雄英是個武痴。他正在享受這次比武,他盡量看盡對方的絕活,之後才還擊。」

確實,葉雄英不急於擊倒敵人。他在龔炅的攻擊下,每次躲避也只留三分。

葉雄英不急於還手的原因,除了想看盡對方的招數外,他還想在招式中,洞察對方的用意。葉雄英雖知江湖世途險惡,但他宅心仁厚,如果對方的下手不太狠,葉雄英也不會下重手,以為對方留條生路。

「小心!看招了!」葉雄英提醒龔炅。


就在瞬間,葉雄英身子趨前,在一眨眼之間使出了數招。判官筆跌在船艙的地板上,龔炅失去了知覺。

「這就完了?我根本什麼都看不到?」江同壁心想。

「哈哈,葉弟好身手!好身手!」無名前輩叫道。

張復露出了高興的樣子! 師傅的武藝高強,徒弟的面上也添了分光。

「你不能看出你師父虎鶴雙形的獨特之處吧!」無名前輩問張復和江同壁。

其實這也是張復第一次這麼近距離地看師父和敵人戰鬥。

無名前輩說:「通常人們將虎形或鶴形拳先後耍出,但葉二弟竟然左手使鶴拳,右手則使虎拳,兩手同時使出截然不同的招數,令敵人難以應付。」


其實,無名前輩看到的,也只得七分。葉雄英左手的鶴拳,快速靈活,當龔炅忙於應付葉雄英右手的一下猛烈攻擊時,同一時間葉雄英則用左手的鶴拳極快速地攻擊龔炅的「六乳」、壇中」、「鷹窗」三個穴位。


這三招鶴拳令龔炅的手、肩、臂遇到三陣麻痛,而這一瞬間的機會,葉雄英右手立刻用盡全力把虎形拳的「血吸虎爪」打到龔炅的喉嚨上,使他立時失去知覺。

葉雄英吩咐他徒兒,說:「復兒,把他捆起來,然後把他叫醒,我有事要問他。」

張復馬上從行囊中,取出一條大繩,把龔炅重重的綁起來。

王太文和其他船員, 看到葉雄英的剛才的身手,一時間也不敢輕舉妄動。

龔炅一時醒不過來,張復大巴掌大巴掌地打在龔炅的面上。㕷㕷。。。打了不下數十下,龔炅的面及嘴角也留出了血絲。

江同壁想不到張復一個細小孩兒,會這麼重手打在一個毫無還擊之人身上。

張復面上露出的只有一片憎恨。雖然龔炅和他並沒有私仇,但在張復心中,他認為所有與清廷有關的人都是該死的!

「復兒,夠了。」葉雄英說。

龔炅此時已有三分醒。

「快說方迎春在哪裡?是你派他來的嗎?」葉雄英問。

「屁!我不知道這個人!」龔炅道。

「方迎春人在哪裡你可知道?」葉雄英問。

「我不知道!就是我知道,我寧死也不會告訴你!哈哈!」龔炅一付致生死於度外的樣子。

葉雄英吸了一口氣:「好!看你也是個有氣節的人,我也不強迫你。」

葉雄英轉身回到江同壁及無名前輩的身邊。

王太文和一眾船員看到龔炅被擒,不知如何是好。

有些船員自知不是對手,但心裏想到:「這葉雄英人頭實在值錢,大好機會在眼前怎生放過?」

他們並不理三七二十一,一窩蜂衝上來想恃著人多, 一起捉住葉雄英!

這一刻,有人快速出手,把他們一個一個抓住衣領並拋出。

這人不是別人,正是無名前輩:「你們這些鼠輩也敢出手,快滾開!」

船員都被拋開作滾地葫蘆,他們爬起身,想再作反擊時,突然轟的一聲,船身翻側,一眾船員,江同壁和張復一時站不住腳,全部跌倒在地上。

葉雄英和無名前輩的下盤甚穩,但也不免向前踉蹌,可知這一下翻側非同小可。

王太文和全部船員一同向船身的左側望去,所有人的神情,頓然變得像是看到鬼魂般的蒼白!

江同壁向同一方向望過,立刻被眼前的情景嚇傻了!


他們眼前的究竟是什麼一回事,請看下回分解。
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