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vewind 浪逐風

Chapter 3

瓦古穹蒼紀

第三章 「王船主送上酒菜,江同壁三人結義。」

「我說這些災禍都是漢人自招的。」無名前輩說。

張復畢竟是個小孩,聽到無名前輩這話,氣得握實拳頭,眼睛水汪汪眼淚水快要奪眶而出。

無名前輩說:「你們或許太年輕,不知就裏。

一也,當年引清兵入關的你說是誰,不是別人,正是漢人的吳三貴。

二也,在清人的統治下,曾有過康熙,雍正盛世,百姓也曾過得富足。看看宋末明末,不是由漢人主治嗎?還不是和現在的滿人一樣一團糟?

三也,你看看現在的滿清八旗子弟,孱弱不堪,西洋各國來中國瓜分土地,這個朝廷根本𣎴堪一擊。但你看看漢人們,根本沒能力推翻這樣的一個大清帝國,這樣的一個大清皇帝!比起滿人,漢人不是更不濟!?」

嘭的一聲巨響,葉雄英一掌打在船艙的地板上,留下一個有兩吋深的掌印。葉雄英面上露出一個嚴肅的表情,不怒自威,然後緩緩的道:「前輩所言甚是。」

葉雄英心中氣憤,覺得所有漢人都應該反思。

「 我們哥老會好希望漢人可以團結一致, 早日驅除韃虜,奪回中國河山。」

話畢,葉雄英憤怒,將酒桶一拳打爆了。

「好氣魄!」江同壁對葉雄英好生敬仰。

但無名前輩依自然不停搖頭,自言自語:「漢人真不濟!真不濟!」

江同壁有意氣氣這個老頭,問:「前輩你是漢人或是滿人嗎?」

無名前輩快答:「當然是漢人!」

江同壁得意的道:「根據剛才你所說,你不是很不濟?」

無名前輩頓然,一時啞口無言 。

這老頭的性格古怪, 武功雖然高,但江同壁只要向他說一些似是而非的說話,便讓這老頭氣死。

江同壁心想:「我在此發誓,有朝一日我一定回去,建立一個所有人民擁有應有權利,朝廷不會漠視民權,把人民放在第一位的公平公正新中國!」

江同壁說:「好!我們在此舉杯! 為飲驅除韃虜,奪回中國河山飲杯!」

此時酒已喝畢,酒桶亦被打得粉碎,他們只好以水代酒。

驀地裏敲門之聲響起 ,一名身材略胖,態度倒是恭恭敬敬的人躬身走進來,問:「葉兄,行程一切可好嗎?」

葉雄英起身作楫: 「原來是王太文兄!」

王太文拿了一小壺酒和一些下酒菜,放下:「 這裹有些酒菜,給葉兄和朋友享用!」

葉雄英把酒壺拿到鼻子一嗅:「好酒!好酒!多謝王兄的招待!」

葉鴻英向大家介紹:「這位是船主,青幫的王太文。 一路上多得王船主的照應!」

王大文對葉鴻英的笑容親切,緩緩的道:「客氣客氣, 我們青幫和哥老會情同手足,哥老會有事幫忙我們一定辦到。我們快要到加拿大,這趟行程真倒霉,遇到一路逆風,多花了幾天!」

他續道:「剛剛有兩個豬仔死了,我叫手下將他們拋下海之前,記著把他們的頭髮鞭子割下!你可知道現在京城炒買鞭子有多麼厲害?一條靚鞭子可以賣得幾十兩銀,勝過這做賣豬仔的生意十倍!如果可多割些鞭子,走完這趟回國後總可建一間新屋, 娶多一個妾侍! 妙哉妙哉!哈哈!」

提到銀兩時,這王太文的眼袋不停在跳,口沫橫飛 ,江同壁覺得十分嘔心。

他們一邊吃王太文送來的烤雞腿、鹽煮筍、茴香豆,一邊談天。 

葉雄英卻一直把王太文送來的酒壺放在身邊。

「 今天真有幸可和好漢葉雄英暢談!人人都說:東戰龍,西擊鳳,東西合壁定蒼穹。葉兄弟,你戰龍葉雄英真有這麼厲害嗎? 我真都想見識見識!」 王太文問。

「哈哈,問得好!我想這是江湖朋友對葉某的抬舉。」葉雄英答。

葉雄英喝啖酒,續說:「論武藝,葉某遠不及清幫幫主尹桂新,江南神槍周家福, 形意拳宗師「虎頭少保」 孫祿堂, 自然門「俠骨」杜心武,「 神力千斤王」黃子平,更不及洪門宗師黃良貴及「大刀王五 」黃正宜 。論才智,我更是一無是處,遠遠不及天地會幫主陳貴及中山樵先生。只是多年前的一次英傑夜宴,我們把酒談天,說起天下豪傑,因為小弟當年擊剎了幾個江湖上的不義之徒,救了一些名仕,所以大家說論俠義,以小弟可算數一數二。」
 

葉雄英停下,沈思一會, 然後說:「而論志向,天下第一當是中山的「擊鳳」樵先生!」


江同壁好奇的問:「那麼葉哥哥和擊鳳樵先生聯手,天下便可大定嗎?漢人便可取回江山?」

「哈哈!小兄弟,江湖朋友的意思,是說如果人人有葉某的俠義精神,及擁有樵先生的謀略及大志的話,那麼天下便可定,人民生活便可富足。」葉雄英解釋。

「我理會得。」 江同壁心想,倒抽了一口氣。

外面傳來一聲哨聲,王太文聽後,神情顯得有點怪異說:「 在下有事要料理,失陪了。」

葉雄英說:「有勞王兄。」

未幾,大家已有倦意。他們三人再談了一會,江同壁黯然神傷,嘆了一聲。


「江兄弟,因何事憂傷起來?」葉雄英問道。

江同壁答:「和葉哥哥喝酒談天,使我想起我的大哥。那些日子,我們兩兄弟常常圍繞火堆旁,一邊喝酒一邊談天說地。」

「他日你回到中原,定可一家團聚。」葉雄英說。

江同壁對葉紅英深感敬佩,續道:「葉哥哥,我覺得和你十分投契,如葉哥哥不嫌棄的話,我想在此和你結拜成兄弟,不知葉哥哥意下如何?」

江同壁雖然衣衫襤褸,但看上去眉清目秀,而且口齒令利,葉雄英也心覺喜愛,況且江同壁被清廷壓迫而離鄉別井,葉雄英也心同感受。

葉雄英正想一口答應,但無名前輩驀地裏插嘴:「我行走天下多時,略懂易理天時命相,且讓我幫你們二人算一算。」

他不待葉雄英和江同壁同意,便已開始了他的占算。

無名前輩說:「你們放心,我深通易道,研讀過諸葛武候的易理三百八十四篇,不消一會便會有結果。」

他合上雙眼,心意聚集,隨心在地上寫了三個字。

「如。注。影。」

四週突然一片寂靜,無名前輩專心地計算。


第一字作百,二字作十,三字作個,占出了一掛。

「閒來夫子處,偶然遇一人,

重頹鶴髮,笑裡生春。」

他停下,神色凝重地道:「我看此事還是作罷!」


江同壁看這老頭在壞事,生氣問:「為什麼?」


「以簽之說,雖是一中上簽,但簽文說你們絕無兄弟之份,如勉強而成,反成憾事。」

無名前輩續道:「但深入的細讀簽文,你們雖無兄弟之緣,但卻有親人之份!有趣有趣!」

葉雄英和江同壁聽得一頭霧水。

「讓我再算算。。。」

「奇哉奇哉!」無名前輩說,「我們三人竟存有不世之緣份!」

「前輩,你的意思是?」葉雄英問。

無名前輩合起雙眼:「你們二人需要拜我為義兄!如此才能達成天願。」

江同壁問道:「你不是說葉哥哥和我不可以結為兄弟嗎?」

無名前輩笑說:「對!所以你們不可互相結拜,只可拜我為兄。」

江同壁氣上心頭, 心想:「你這老頭!不許我和葉雄英結拜,卻要我們拜你老頭為兄,如此我和葉雄英都要稱你為大哥,你這老頭是要乘著我的要求來取甜頭。。。可惡!」

江同壁來不及反應,葉雄英已經點頭說道:「這事甚好!多得前無名前輩不厭棄在下和江小兄弟!」

江同壁心想:「既然葉哥哥這樣說,我也不便推搪。」

他們三人點了三根香,同說:「蒼天為上,大地母親,我們三人在此結拜!有福同享、有難同當。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,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!」

葉雄英獨自把剛才王船主送來的一壺酒一乾二盡:「對不起大哥!小弟實在口渴,把酒都喝光了!」

無名前輩笑:「 不打緊!不打緊! 為兄的今天十分高興!痛快!痛快!」


葉雄英此刻的神情陡然間變得凝重。他的眼神一閃,向著門外大聲笑道:「哈哈。。。左躲右藏不算英雄,快出來吧!」

一個黑影從船甲板的暗角緩緩地走出來,發出格格格格的笑聲。

葉雄英道:「想不到是你!」

究竟這人是誰,請看下回分解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