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vewind 浪逐風

Chapter 1

瓦古穹蒼紀

Saint Michael the Archangel, defend us in battle. Be our protection against the wickedness and snares of the devil; May God rebuke him, we humbly pray; And do thou, O Prince of the Heavenly Host, by the power of God, thrust into hell Satan and all evil spirits who wander through the world for the ruin of souls.

  • Prayer to St. Michael the archangel

***********

這是一個記述人類與魔鬼 抗爭的故事。

***********

第一章 「 赴海外橫洋渡船, 古怪僧奇情返魂」

這巳經是江同壁在船上航行的廿十五天。

三年羈旅客,今日又南冠。

無限山河淚,誰言天地寬! 

已知泉路近,欲別故鄉難。

毅魄歸來日,靈旗空際看。

如今隻身遠離家鄉,在茫茫大海的中央,江同壁想起夏完淳的《別雲間》。

夏完淳投身抗清復明的大業,抱有消滅敵人、恢復明朝的堅毅決心,最後不幸事敗,被滿清政府斬首示眾,死時年僅十六歲。

江同壁不知何故想起這首詩,或許他此時此刻有感而發。前路茫茫,他但願自己也有夏完淳這般慷慨就義的英雄氣慨。 

江同壁行年同樣是十六, 現身穿著一件破舊的棉襖,下身一條短打,在一艘三桅帆的船艙裹﹐和三千多名華工從香港前往加拿大的雲高華。

有些人稱江同壁所乘的船為「豬仔」船﹐或「海上地獄」,因其船艙經常嚴重超載,環境十分惡劣。

船裹的空氣非常混濁,不時傳來一陣一陣的惡臭﹐江同壁被擁擠得不能動彈。船裏載著各式各樣,來自各方的人。他們有些在昏睡,有些在喃喃自語,有些在押牌寶打發時間,各人都期望快些到達,展開新的生活。

江同壁在廣東省南海縣出生,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在海上作這麼長的航行。

他橫視四周,不難留意到船內四邊不乏一些大約九至十二歲的小孩。

「真可憐。」他心想。

船艙飄忽不定,暗淡的燈火左搖右擺。驀地裏,江同壁覺得一刻眩暈﹐胃裏東西湧起﹐口裹想吐,他極想吸一吸新鮮空氣。

他蓋著嘴﹐走到甲板的出口處。這閘平常上鎖,但這船殘舊不堪,閘鎖稍已損壞而船員亦懶去修理。

江同壁欲奪門而出,但一名船員攔著了他。

那船員面目可憎﹐只露出一線細絲絲的眼睛在江同壁的全身上下的打量。

「停下,你想幹什麼?」那人問道。 

「我渾身不舒服。。。老兄可否行個方便,讓我到外面吸吸氣?」江同壁說。

「不行!不行!快滾回裹頭去!」那名船員喝道﹐像喝豬狗般。 

「老兄行個方便,我實在不行了,我想吐。。。吐。。。」陡然間,江同壁胸口一陣苦澀,把肚裏的胃水向前一概吐了在這攔路船員身上。

「操你!操你這。。。狗崽子!」他看到全身的嘔吐物,大為憤怒,把江同壁大力的推倒在甲板上,逕自去了。

江同壁蹌蹌踉踉的跌在甲板,在船邊把肚子的全部東西吐進海裏。

海風颯颯迎面吹來,江同壁覺得肚子好些了。他打了個寒噤,看著海上,感到一遍無奈。

作為生於這世代的中國人,實在是苦不堪言。他感到生命裹根本沒有公平的存在!滿人、官員、富人控制一切,窮苦的一眾漢人只有不斷默默地受苦。 

江同壁逃出家門,尋找父親,由廣東一路到香港,不知吃了多少苦頭。現在他在船上向著一個陌生的地方進發。他不知何時可以到達,不知到步後會遇到什麼,更不知何時可以回到故鄉。

想著這些,他的眼眶濕了。

「外貌雖寂寞,中懷頗沖融。 

賦命有厚薄,委心任窮通。

通當為大鵬,舉翅摩蒼穹。 

窮則為鷦鷯,一枝足自容。

苟知此道者,身窮心不窮。」

他希望將來有朝一日再回到中國,能夠徹底改變這個地方。 希望中國可變得強大,所有國民得到自由平等和應有的尊重。

驀地裏,船艙裹傳出一片嘈雜聲音。

一個船員走進船艙裏去,轉眼便探頭出來喊道:「啊九,大牛快來!」

另外兩個船員進去,不消一會便把一個人抬出來。 

「媽的,快快抬走!」船員喃喃的道。 

那被抬出來的人身瘦如柴,行年不輕,大概六十過外﹐頭上沒一根頭髮,身上作喇嘛打扮。

先前推了江同壁一下﹐面目可憎的船員走過來﹐問道:「發生什麼事?」

「這人在船艙裹兩天沒有動靜,人們都說他餓死了。」船員啊九說道。

「操你的!快!快把他掉進海裹!」那人冷冷的說。

江同壁在旁聽著,看不過眼。 

他走過去﹐把他們攔著。「你們這是幹什麼?你們怎可就這樣把一個人掉進海裹。」

面目可憎的船員答:「這人死了!你這狗崽子!別管閒事,不要阻路﹐走開!走開!」

江同壁在鄉鎮裹聽過一個傳說。一個人如葬身死在海裹,鬼魂永遠在海上飄泊而不能往生下一世。

「我們等船到步後,把他入土為安吧!」江同壁說。

船員大聲道:「不行!你是他什麼人?你有錢嗎?」

江同壁答:「 我不是他什麼人 ,我也沒有錢。」

船員怒道:「操!沒有錢就不要多管閒事!快回艙裏!」 

話一說完便一把推開江同壁。

船員啊九在江同壁身邊說:「小兄弟﹐你有所不知,我們有個迷信,最怕在船上有兩樣東西 – 一是不潔淨的女人!第二是餓死的死人!」

「不快些丟掉死人的話﹐會為全船帶來不幸!」另一船員大牛說。

船員七嘴八舌道:「對對對!半年前我聽說過廣昌號有一條船,船長晚上帶了兩個婊子到船上。第二天船出海便沉了!」

「這是什麼道理?這些人怎麼這般愚昧?」江同壁心想。

驀地裏,他瞪一眼那「死人」,看到他眼角跳動。

這跳動極微,不細心觀察的話是不會留意到。

「那人還沒有死!我看到他的眼角在動!他還沒有死!」江同壁指著那「死人」說。

「少在這裏胡扯!」那些船員哪還理會他﹐一步一步的抬著那「屍體」到船邊,準備把他抬到船邊的攔上,掉進海中。

「我說那人還未死!你們聴到沒有!你們快停手!」江同壁嚷道。

「少廢話!」船員一推,那「死人」便滾下船邊。 

說時遲,那時快。眼看那人快要掉進海裹﹐江同壁飛撲過去﹐ 勉力拉住了那「死人」的一隻手。

江同壁身子比一般男人長得細小﹐力氣也小﹐根本沒有氣力把那人拉上來。

陡然間他身子滑下,反倒快要被「死人」拉到海裹。 

正當其他船員袖手旁觀,一起取笑江同壁不自量力的時候﹐突然一隻巨手伸來﹐揪起那快跌進海裹的「死人」的衣領。

這人的力氣十分大,不費吹灰之力,單手已輕易地把那「死人」從船邊揪回船上。

江同壁噓了口氣,想:「得救了!」, 然後也自行爬回船上安全地方稍作回氣。

他看到那巨手的主人站起來,足有七尺多,粗眉大眼,氣宇昂然,年紀大約三十上下,眼裏隱隱閃出一道英氣。江同壁從來沒有見過這樣高大的人。

眼前這巨人,似是一個昂藏不凡的英雄人物。 

巨人向江同碧問: 「小兄弟你沒事吧?」

江同壁答:「我沒事。」

巨人向船員道:「這小兄弟說得對,這人還活著。我能感到他散發出的生命氣息。」

「什麼?是真是假?」船員都半信半疑。

船員走向那喇嘛衣著的「死人」,踢了他幾下,「死人」喇嘛的手竟忽然開始動起來。

「是誰打擾我的午睡清夢?」「死人」喇嘛突然打開雙眼,慢慢爬起身來,伸著懶腰,打了個呵欠。

船員都被他的舉動嚇了一跳。

那巨人走到喇嘛的跟前,作揖說:「僧人用的可是少林的調息假死吐納之功?」

「少林的功夫怎可和我的內功相提並論!」喇嘛說。

喇嘛橫視,看了一眼巨人和江同壁,道:「是你們兩個救了我嗎? 」

江同壁答:「對,是我們。」

喇嘛接著怒道:「可惡! 可惡! 你們兩人竟來壞我的大事!」

究竟他們二人如何壞了喇嘛大事,請看下回分解。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