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avewind 浪逐風

Chapter 2

瓦古穹蒼紀 第二章 「可惡!你們二人壞了我大事!」那喇嘛說。 「我們捨身救你,你不道謝,也罷了!反倒怪罪於我們, 這是什麼道理?」江同壁說道。 巨人反倒十分冷靜,問道:「本人如何壞僧人大事,願聽其詳。」  那喇嘛只睜一眼,瞥了一下,打量著那巨人,氣道:「我在這船上正納悶,興致忽起要和自己打賭可否屏息靜氣,不吃𣎴喝,不睡不眠,不呼不吸十二個時辰。」 喇嘛說:「只需要再多一個時辰,我便勝了這場打賭!只是一個時辰!現在你們打斷了我的修練,不是壞我大事是什麼?」 江同壁聽後,怒上心頭:「你剛才差點沒了性命,只為了這點小事?」 「小事?」他被江同壁氣得似不能呼吸。 喇嘛吸了一口大氣:「你說這是小事?第一,我就算被拋進海內,也不見得會沒了性命。修練過的人有著銅皮鐵骨,夏天能穿厚裘,冬天能躺雪地,在海中呼吸生存也只是區區小事。」 他續道:「第二,你可知道,練功之人,有一得三不得!」 「沒聽過!一得三不得是什麼?」江同壁問。 「一得是「毅」!三不得,為不得懶惰,不得畏縮,不得放棄。」喇嘛平靜的道。 他說:「在練功中途絕不可輕易中斷。這次我和自己有言在先,打賭如在中途放棄,我便自斷一手臂,以作懲戒。唉。。。今天因你們兩個閒人,我要失之一臂,實在可惜。。。」 「這個喇嘛蠻蠻無理,十分古怪。」江同壁一時半刻竟不能看出他的所以來。 話未說畢,他竟提起左手,運起全身之勁,向自己的右手擘去。 巨人看在眼內,說遲時快,他立刻用右手, 迅速架在喇嘛的左手下。 二人片刻運用全身內力較勁。 他們面上不露半點聲色,空氣中似掀起旋渦,旁邊的人也能感到當中的氣勁,身體一分也不能動彈。 巨人出盡全力,兩人較勁不分上下高低。 「請前輩先聽我一言。」江同壁說道。 「說吧。」那喇嘛也不收手,反用盡全力,迫得巨人一點不得鬆懈。 「前輩,可問你是跟誰打賭?」江同壁問。 「我不是說了我和自己打賭嗎?」喇嘛一邊說一邊用勁,絲毫沒有減輕他右手的內勁。 「對,那你是輸了。但打賭的話,有輸家便有贏家,那贏家是誰?」江同壁說。 「唔?什麼意思?」喇嘛問道。 「我是說你和自己打賭,輸家是自己,贏家當然也是你自己。」江同壁答。 「對,那又如何?」 … Read More

Prologue

瓦古穹蒼紀 Prologue 在喜瑪拉亞山的山峰上的十一月,極寒大雪,本是極少訪客,但此刻在滿山的白雪上,可依稀看到一個身影在雪地上徐徐地緩動著。  仔細看清楚,那不是一個人影,而是兩個人。不過是一個看來較年輕大約二十多歲的男人,背著一個年齡大約八十來歲的老婆婆在行走。  「我們快到了!」一把清晰的男性聲音響起, 打破了雪地上除了呼嘯風聲以外的沉默。 「老太婆,妳還可以嗎?」那把男聲問道,但這次顯得緊張。 「沒問題。我只是不知不覺的睡著了。」那背上的老太婆說道。「 反倒是你,背著我走了這麼遠的路,一定累壞了。」 那男的聽了,臉上絲亳沒有露出一點兒倦意, 兩腿竟反倒是不斷加快,在雪地上跑起來:「哈哈,看!我一點也不累!這小事怎會難得倒我?」 那老太婆笑起來:「你總是這般古靈精!小心一點!」迅間,在老太婆上的笑顏消失,只淡然的道:「但願我也有你這樣的精力,現在我兩還可結伴遊山玩水,到處遊蕩。」 此刻兩人的眼眸裏眼珠凝住,看出二人在深刻的回憶過去的日子。 那男人道:「在過去的幾十年裏,我們經歷過的一切, 已足夠我們回味。」 「對!對!我們嘗過大戰時的苦頭,也享受過之後的幸福。 確己是一生沒有白過。」 那老太婆說著說著,腦海裏盡浮現過去的人和事。 「老頭子,我的人生是快要到了盡頭。」 「不!老太婆,我還有很長的路要共妳走。 我們看完喜瑪拉亞山的日落後,我們還要到很多其他的地方!幹出很多其他人想也沒有想過的怪事!」 「老頭子,我們幹了的還不夠多嗎?。 這一路上多得你照顧我,我才可有這有趣的一生。」 老頭子默然,回想著他們過去的日子。 他看著自己的影子。他停了步,回頭一看, 夕陽的紅光直照到他的身上,頓時感到一分暖意。眼前看到的是一片壯麗的雲海,連綿千里。 「老太婆,妳看!」 此刻,老太婆的眼簾已經不能再打開,但躺在她愛的男人身上, 一切已覺得滿足。 雖然她的最後心願,是能看到這裏日落的影色。 … Read More